信托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中粮信托专题(下)

发布时间:2020-09-01 14:04:00   浏览数:193  

中粮信托综合实力


(一)注册资本止步不前


伴随着整个信托行业资产规模的扩张,许多信托公司选择增加注册资本以增强自身实力,更好地占据市场份额。


相比较,中粮信托稍显异类了。自2013年12月23日中粮信托的注册资本由14.99亿元增至23亿元后,6年来公司未再增加过注册资本,其注册资本排名也从2014年的20名滑落至49名。


注册资本的举步不前也影响了中粮信托的抗风险能力。中粮信托在年报中表示,信托行业监管力度空前,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风险管控能力、资金募集能力均遭受考验;2019年中粮信托净资本/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由2018年的156.74%将至136.74%,接近“100%”及格线。


(二)资产正向增长但是波动较大


2019年,中粮信托的总资产为49.34亿元、净资产43.81亿元,分居信托公司第56、53位。近三年数据显示,中粮信托的固有资产均处于信托公司下游水平。


从总量看,中粮信托的总资产在2017年达到峰值为63.33亿元,排名第50位,然后呈下降趋势,2018年降幅为13.22%、2019年为1.96%,排名下降6名,居信托公司第56位。


公司净资产于2016年达到峰值52.47亿元,排名50位,其后2017年与2018年均出现滑落,2019年小幅回升2.64%,居信托公司53位。


虽然整体上波动较大,但从近5年的增长趋势看,中粮信托的整体资产还是呈正向增长。


4.png

数据来源:中粮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究其原因,中粮信托固有资产的“过山车式”变动与公司希望快速扩大资产规模、实现曲线上市有一定关系。固有资产规模扩大了,但是资产质量并不理想,2018年中粮信托年报公布固有资产不良率高达22.04%,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公司2016年至2017年较为激进的资产扩张态势。2019年,中粮信托的固有资产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35.48%,也表明前期不良资产尚未消化完毕。


(三)信托资产规模略有下降


中粮信托的信托资产余额从2015年开始上升,2017年达到最高点1,952.55亿元,排名47位,2019年降至1,572.75亿元,仍居于47位,处于中下游水平。


5.png


2015年至2019年,中粮信托信托资产规模年化增长率为6.25%、总资产的年化增幅为5.89%、净资产的年化增幅为3.16%。但从单个年份来看,信托资产余额增速确从2015年起呈现“滑梯式”快速下滑,2018年增速将至最低点-16.13%,2019年小幅回升至-3.96%。


(四)风险资本较为稳定


2017年至2019年,中粮信托风险资本总额分别为23.96亿元、24.29亿元以及24.64亿元,增速分别为1.40%和1.43%,整体较为平稳。


前面提到中粮信托2016年至2017年整体风格较为激进,但风险资本没有较大变化,一可能是中粮信托在前期已意识到风险并计提了总额的风险资本,二也可能是中粮信托目前侧重于清理前期遗留风险项目,没有进一步扩大风险资本规模。


(五)首家公开资管新规整改计划的信托公司


作为一家上市金融控股公司控股的信托公司,中粮信托不仅受到银保监会的监督管理,也要遵守证监会的相关法规。


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后,各家信托公司都争相表态积极整改,但对于具体不合规数据及整改方案却鲜少提及。在这个时间点曲线上市的中粮信托,证监会表示也很关心新规的落地情况,因此中粮信托成为了业内首个公开资管整改计划的信托公司。


对于中粮信托的这项举动,信托业内还是给予了比较正向的评价:一是中粮信托表明了积极落地资管新规进行整改的态度,二是为其他信托公司整体提供借鉴参考,三也能帮助市场了解资管新规对信托公司的影响程度。


根据中粮信托披露的数据,中粮信托不符合资管新规且在2020年底后到期的项目有13个,实收信托规模172.41亿元,占2019年末信托资产余额的10.96%。对于2020年底前到期但无需提前结束的信托产品仅占营业收入的3.67%,其中不存在多层嵌套的问题;对于2020年底后到期、需提前结束的信托产品,贡献收入占比为营业收入的2.66%,其中不涉及产品分级比例不合规的产品。


综合来看,资管新规落地对于中粮信托的影响还是较小的。

 

 

业务风格与管理能力


一、业务风格


(一)集合资金信托比重加大


早期,与众多信托公司一样,中粮信托也主要承担着“通道”角色,2016年以前,中粮信托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以超60%的信托规模占比处于绝对领先地位,而集合资金信托规模则低于20%。


自2016年起,中粮信托的业务风格开始发生转变。中粮信托集合资金信托规模以517.72亿元的金额、36.52%的比例首次超过单一资金信托余额,这之后,中粮信托的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与集合资金信托规模互有领先,平分秋色。


6.png

数据来源:中粮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二)主动管理型信托结构不断优化


在2018年起信托行业“去通道”监管环境下,中粮信托的主动管理型融资类信托占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比重首次冲破“60%大关”。


2019年末,中粮信托实现主动管理型融资类信托余额422.74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7.51%,占信托余额比重进一步提升至72.61%。


 7.png

数据来源:中粮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三)资金投向不断优化


信托监管部门自2019年起不断强调提“着重引导资金进入工商企业和基础设施领域”。


早在2017年,中粮信托投向工商企业的资金就占比最大,占36.62%;2018年工商企业投向的信托资金总量下落7.71%至659.85亿元,依旧以40.30%的比重排名第1;2019年中粮信托投向工商企业的额度小幅上涨2.47%至676.12亿元,占比提升至42.99%。


8.png

数据来源:中粮信托2019年年度报告


二、管理能力


(一)违约项目有多少


从2016年到2018年,中粮信托的业务偏好由单一资金信托转让集合资金信托,业务风格也从保守发展转变为积极扩张。


2018年证监会问询中粮资本“金额1000万元以上重大未决诉讼、仲裁案件”具体情况,也揭开了中粮信托项目集中违约的面纱。2018年回复证监会问询函中显示,未决诉讼共12例,所涉金额24.47亿元,上述项目交易对象多为上市公司和一些伪央企,包含上海华信、中青旅实业、龙力生物、凯迪生态、东方金钰、中科建设等,大都是此前金融机构争相合作的对象。而在2017年末,中粮信托年报披露未决诉讼仅有1例。中粮信托这些“踩雷”项目成立时间集中在2016年至2017年,刚好撞上股市低潮,虽然与行情有关,但是中粮信托也难以摆脱为了扩张业务审查谨慎不足的责任。


根据中粮信托年报披露的信息,截至2019年末,中粮信托未决项目7例,较2018年减少5例。未决诉讼中3例均为中粮信托-黄金保理系列产品,根据相关披露信息,胜诉方中粮信托已于2020年5月27日对交易对象申请强制执行,然而申请强制执行后项目资金是否可以收回、能收回多少、如何兑付,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其余4项诉讼也尚在执行中或处在判决书公告期内,具体执行情况不明,项目兑付情况也未可知。


(二)核心管理层大换血


2018年,中粮信托集中“踩雷”也影响了中粮信托核心管理层的大换血。比如自2009年7月起担任中粮信托总经理的辛伟先生卸任总经理一职,其继任者为中粮期货董事吴浩军先生。中粮信托新增卢勇、宗亮、米佳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张瑜女士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等。


值得关注的是原分管公司风控合规部、法律部及资产管理部事务陈德彪先生更替为李永东先生,且陈德彪也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如此大规模的人员调整一直持续到2019年年初才落下帷幕。比对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信息,中粮信托维持稳定发展,也不难看出中粮信托新的领导班子目前重心仍放在处理前期遗留事项,未来中粮信托是积极展业还是保守维稳尚无定论。

                                  


点击收起
拨打电话,即送资料
400-6165-768
工作人员稍后与您电话确认《信托内部学习资料套装》的邮寄信息。信息加密,放心填写!
24小时理财热线400-6165-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