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华鑫信托专题(二)

发布时间:2020-08-17 16:58:18   浏览数:228  

华鑫信托的稳与不稳


翻看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5年来的年报,最直观的感受是比较“稳”;这个“稳”不仅体现在多项数据平稳发展,也表现在诸如注册资本、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单项排名较为稳定。


一、稳定因素


华鑫信托的“稳”主要为资本实力和盈利能力较为稳定。


(一)资本实力


这里的资本实力包含总资产和净资产两部分。2015年至2019年间除个别年份外出现小幅回落外(2016年公司总资产回落5.99%、2019年净资产减少5.71%),华鑫信托的总资产和净资产总体增势较好,年均增幅分别为14.60%和15.52%。


5.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报数据


相较于净资产,华鑫信托的总资产表现更为“稳”。


从增长趋势看,2017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总资产规模分别为49.97亿元、74.47亿元和77.49亿元;受2018年控股股东华电资本增资影响,华鑫信托总资产增幅达到49.03%;2019年受“强监管,去通道”等政策的影响,公司的总资产规模依然实现了4.06%小幅增长。


从单项排名看,2017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总资产排名依次为51名、41名和38名,也呈现稳定上升趋势。


(二)盈利能力


华鑫信托的盈利能力稳定主要体现在信托业务收入“稳”、净利润“稳”以及信托报酬率“稳”等指标项上,其中信托业务收入的“稳”表现最为明显。


信托业务收入的“稳”有三个方面:一是信托业务收入趋势方面,2015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的信托业务收入依次为5.99亿元、5.91亿元、7.17亿元、7.02亿元和9.28亿元,总体呈现增长趋势,年均增速为11.57%。二表现在营业总收入占比上,除2015年外近4年华鑫信托的信托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比重均在50%以上,且比例从2016年59.76%逐年提升至2019年的72.39%。三体现在信托业务收入单项排名,2017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的信托业务收入排名分别是40名、41名和33名,亦呈现平稳上升的趋势。


6.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报数据


华鑫信托净利润的“稳”和信托报酬率的“稳”主要体现在2017年至2019年连续三年的稳定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6.06亿元、5.99亿元和6.54亿元,受政策影响2018年小幅回落1.16%,但整体增长势头较好(2017年增幅33.48%、2019年增幅9.18%)。这3年里,公司净利润行业排名依次为38名、34名和33名,稳定在信托公司中游段。华鑫信托2017年信托报酬率为0.23%,排名第49位;2018年公司的信托报酬率为0.25%,居信托行业第41位;2019年公司信托报酬率较上年增长52.00%达到0.38%,增长态势稳定。


二、不稳定因素


2017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的综合排名依次为47名、63名和46名,影响华鑫信托的综合排名在2018年跌至行业末尾的不稳定因素一是抗风险能力、二是信托资产收益。


(一)抗风险能力


对于信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一般会关注净资本、风险资本以及风险覆盖率(即净资本/风险资本之和)三项指标。


从净资本看,2015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的净资本呈现出先升后降的趋势。2018年,受控股股东华电资本增资影响,华鑫信托的净资本余额较2018年增加15.05亿元,增幅为37.84%。到了2019年,在信托监管部门加大了风险排查的力度和频率,以及多家信托公司增资的大背景下,公司2018年增资带来的正向影响逐渐被削弱,华鑫信托的净资本2019年年末余额较2018年余额54.82亿元下滑11.05%,降至48.76亿元,。


从风险资本看,2015年至2017年间华鑫信托的风险资本依次为22.06亿元、29.51亿元和35.40亿元,年均增速达到26.68%,增势较强。这3年也是华鑫信托积极展业时期,信托规模的扩张在带来利润的同时也埋下了风险隐患。2018年华鑫信托新领导班子成立,化解前期预留风险也是其工作目标之一,当年风险资本余额为34.42亿元,较2017年小幅回落2.77%;2019年公司的风险资本余额为34.42亿元,与2018年基本持平,风险化解能力有待加强。


净资本与风险资本的波动直接影响了华鑫信托的风险覆盖率。2015年至2017年,风险资本的较快增长直接影响了公司的风险覆盖率从135.54%降至112.34%,逼近100%临界值;2018年,净资本的大幅增加拉动华鑫信托的风险覆盖率提升至159.27%。2019年随着监管继续严格化、行业风险不断暴露、增资影响削弱等因素,公司风险覆盖率降至141.66%。2020年,严监管仍在继续、信托公司转型在即,如何化解遗留风险、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也是未来华鑫信托面临的难题之一。


 7.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报数据


(二)信托资产收益


根据年报信息,2017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已清算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实际年化收益率分别为5.82%、-12.90%和3.33%,信托资产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41.92亿元、-108.81亿元和184.83亿元;两项数据均呈现出“U型”变动,反映了公司管理信托资产收益不稳定。这种不稳定也是影响2018年华鑫信托综合实力下滑至63位的主要因素。


翻看华鑫信托2018年年报,信托资产净利润亏损是因为信托资产的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合计损失175.73亿元,即投资类信托资产亏损所致。好信托研究院整理公开渠道信息,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华鑫信托旗下有4只投向证券市场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分别持仓新光圆成、波导股份、华统股份以及康盛股份等公司股票,受股票持续下跌影响,信托资产大幅缩水。


2020年,信托监管机构要求信托公司“减少融资类非标债权资产,加大标准化产品的比例”,提升证券投资类信托资产收益也是华鑫信托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实现公司转型发展的路径之一。

 


华鑫信托业务风格与管理能力


一、业务风格


华鑫信托的业务偏好一直比较“稳定”的,结合2015年至2019年的年报数据,华鑫信托偏好被动管理的通道业务,资金主要投向工商企业。


(一)以通道业务为主


类似其他许多央企实控的信托公司,华鑫信托也是通过增加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扩大信托规模。2015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以10.47%的年均增速从820.07亿元提升至1349.35亿元;单一资金信托规模近5年占公司信托资产余额的平均比重接近50%,2019年末华鑫信托的单一资金信托规模占比达到51.49%。


8.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2016年、2017年单一资金信托规模略有下滑,集合资金信托规模有小幅上升。结合公司新增信托项目变动情况,2015年至2019年华鑫信托新增信托项目以被动管理型为主,且自2015年起连续四年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占新增信托规模的比重均超过了80%。从数值看,2016年华鑫信托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项目规模达到了峰值1542.24亿元,较上年增幅高达78.92%;2017年,华鑫信托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项目规模1253.29亿元,仅次于2016年规模,居近5年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项目规模的第二位。


9.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二)投向偏好工商企业


华鑫信托对于工商企业可谓是青睐有加。2015年末公司信托资金投向工商企业的规模就以53.73%占比的优势领先其他投向(投向金融机构比例为16.13%,居第二位)。近5年来,华鑫信托的信托资产投向工商企业规模以年均6.20%增速稳定增长,规模总量稳定在1000亿元以上。


受行业监管政策影响,华鑫信托自2018年起扩大了基础产业投向;2019年末基础产业投向的信托资金规模相较于2018年涨幅达到83.40%、规模达到490.92亿元,但仍未能打破工商企业的领先地位。2019年末,华鑫信托投向工商企业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239.50亿元,占信托存量的47.30%。


10.png

数据来源:华鑫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二、管理能力


华鑫信托管理能力如何?这个是投资人最关心的一点。好信托研究院从“踩雷”项目、行政处罚以及董监高更迭三个维度来解析华鑫信托的管理能力。


(一)“踩雷”项目


好信托研究院整理公开渠道信息,自2015年起,华鑫信托还有15只信托产品“踩雷”,资金投向均为工商企业。


这15只“踩雷”信托项目中,有4只信托计划疑似为通道业务,剩余11只主动管理的信托计划可以划分为:宝塔石化系列、河北融投担保系列、钜鸿融资项目、中信国安系列以及北大方正系列五个系列。五个系列项目中少量项目由华鑫信托刚兑给投资者,大部分项目尚未能兑付本息,还在处置之中。


综合来看,华鑫信托“踩雷”项目具有较高的集中度,华鑫信托处置违约项目的态度比较积极,从处置结果来看风险化解能力还有待加强。


(二)行政处罚


从2015年至今,华鑫信托共收到2张罚单、3次行政处罚,合计罚没金额100万元。


2017年5月17日,北京银保监局依据《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四十九条和第五十条的规定发布“京银监罚决字[2017]2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其管理运用信托财产不尽职行为给予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对其重大情况信息披露不及时行为给予2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合计罚款金额50万元。


2019年12月2日,北京银保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华鑫信托发布“京银保监罚决字[2019]53号”处罚决议。公告显示,华鑫信托存在未向上穿透审查信托产品资金来源的合规性,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及实质为单一资金信托的信托产品的违法行为,罚款金额50万元。


监管机构对华鑫信托处罚主要案由是违反审慎经营原则以及贷后管理不力,根据处罚金额合理推测华鑫信托违规情节较轻。根据华鑫信托年报信息,公司按照相关监管要求,正在落实整改。截止2020年6月末,华鑫信托无新增行政处罚事项。


(三)董监高更迭


2018年,除董事长由李长旭先生变更为褚玉先生外,华鑫信托的董监高层也进行了“大换血”,包含董事会、监事会以及核心高管层成员全部更换,同时核心高管层新增一位副总、一位财务总监,加强公司的管理能力。


新董监高层对华鑫信托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增资的方式间接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二是降低通道业务,2018年华鑫信托新增信托规模822.37亿元,较2017年减少41.07%,其中新增被动管理信托规模691.46亿元,较上年减少44.83%;三是转型主动管理融资类业务,最明显是2019年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较2018年上涨287.52%。市场倾向认为,华鑫信托新的董监高层致力于加强内部管理,化解存量风险,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引导华鑫信托成功转型。


2020年“资管新规”落地截止时间仅剩不到半年,如何化解不合规存量业务、开展新业务以及转型信托公司均迫在眉睫,从上文的种种信息看,华鑫信托的转型之路依旧是困难重重、新领导班子任重道远!

 


点击收起
拨打电话,即送资料
400-6165-768
工作人员稍后与您电话确认《信托内部学习资料套装》的邮寄信息。信息加密,放心填写!
24小时理财热线400-6165-768